2010年6月15日 星期二


Delphic - Doubt


The Drums = I Felt Stupid
Zyan @ 18:14  0 comments

......

2010年6月13日 星期日


終於看了中谷美紀主演的《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真的好好看 緊湊的間接 目不暇給的視覺和調色 日式的戲劇效果和幽默拿捏得恰到好處 是讓人一邊笑一邊流淚的作品 美紀真的演得很好 而且影片中穿插的歌曲好像都是親自唱的

真是傳奇的一生啊 因為童年病弱的妹妹而被剝奪了父親的愛 因為貪圖一時對學生的寵愛而被教務主人的非禮和失職 然後不顧一切的離家出走 和暴力相向後來臥軌自殺的作家男友同居再成為作家男友的夙敵的情婦 然後決定跳入火坑成為土耳其浴女郎然後鎩羽而歸 然後殺死自己當時移情別戀的男人然後決定前往初戀情人故居自殺時候被面目憨厚的理髮師救起 然後又被補入獄 8年光陰過去 出來當美髮師重遇當AV女郎的獄友 然後又重遇當年害她失職已經長大混黑道的小男生 然後被追殺 然後等待小男生出獄 最後潦倒終生

最後一幕被不良少年重創頭部而倒地不支 輕描淡寫的鏡頭 讓人不勝唏噓

好看

好 現在開始要大張旗鼓得 如火如荼得著手整理台北+墾丁之旅的照片了 Soundtrack: Delphic 《Acolyte》

UPDATED: 導演中島哲也新作《告白》要在台灣上映了 啊啊啊~~~


Zyan @ 01:30  0 comments

......

2010年6月12日 星期六



星期六上午 despite of the heavy pour 我聽Simian Mobile Disco



Simian Mobile Disco - I Believe
Zyan @ 14:37  0 comments

......

2010年6月11日 星期五

懼怕 • 漂亮女孩的揶揄 • 隔岸觀火 • 整個時代陪你失眠

今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情是把《An Education》看完 之前在新年其間難得有時間決定看一些影片 買了DVD結果只看了前半部 事隔那麼多月終於在這自我修補時期趕緊再看 昨晚看了半小時 今天繼續把剩下的半小時看完

戲中David原來是有家事的人終於東窗事發 Jenny的世界瞬間瓦解 躲在房間里不肯出來 嚴厲的父親拿著下午茶和餅乾敲門不果 說了對不起 "I've spent my whole life of being scared. And I don't want you to be scared"

Jenny躲在被窩里 眼淚掉個不停 我的眼淚也沒有停止過 後來Jenny登門造訪退學前的班主任幫忙 我的心一直在糾結 直到影片完畢在巴黎的街景

當大家在為影片主題曲Beth Rowley《You Got me Wrapped Around Your Little Finger》心碎懾服 竟然發現片尾曲是Duffy的《Smoke Without Fire》



終於開始聽Uffie的專輯《Sex Dreams & Denim Jeans》 之前大家在沸沸揚揚的一起指責Ke$ha根本就是Uffie的翻版 無奈金錢符號小姐主流市場上紅到爆炸 所以 沒有所以

記憶中第一收流出市場的《Pop The Glock》好像4年前就發了 兜轉了那麼久 雖然是說唱的作品 不過曲目算很流暢 而且也比較像歐洲underground clubs會播的東西 金錢符號小姐的粉絲們就不要聽了 聽了也不會懂

《Pop The Glock》依然是我的心頭好 溫柔又俏皮 像個漂亮的鄰家女孩淘氣的惡作劇後向你揶揄 卻依然心軟

喜歡《First Love》和《Our Song》 翻唱Siouxies and The Banshees的經典《Hong Kong Garden》不過不失




還在騎驢找馬探聽任何好看的筆電包包 結果發現了Paul Smith 美到爆炸 驚為天人 為何馬來西亞身為蠻荒地帶 害我淚潸潸的隔岸觀火



《衛生紙詩刊》4月版 閱讀了袁紹珊的《在拍賣會》

話說當年 有人突發奇想
在王宮深處建一座水族館
被關住的
有些成了人魚 有些成了公主
最後連水都成了化石

太少時間 太多過去
太多文明造成 太多廢墟
被搶的畜生很安靜
牠們不想蓋過佛頭
落下來時
大珠小珠的禪聲

我在彼邦
聽一位i法國紳士表現口技
他不學嬰兒哭 不扮小狗叫
木槌砰砰敲擊
一千年被打成一張巨額支票

玻璃窗戶突然破了 一轉眼海枯石爛
數百座東方廟宇已向西移植
廣播器中 失傳的歌曲帶有藍調
那綠色的氣味
像深夜翻著一部晚清小說
整個時代陪你失眠

2009/1/25
2010/3/4修改
Zyan @ 17:20  0 comments

......

2010年6月10日 星期四


在聽Miike Snow去年發的同名專輯 現在才發現這個瑞典的樂團 還是偶然在網上發現最近發的《The Rabbit》的MV才知道 樂團除了美國的音樂製作人Andrew Wyatt 團隊還有我的薪水王牌製作雙人組合Bloodshy & Avant


Miike Snow - Sylvia

今天繼續閱讀塔提娜•德羅尼的《莎拉的鑰匙》(Tatiana de Rosnay "Sarah's Key") 閱讀了快半年的1Q84決定趁時光允許我暫時停下徘徊的時刻加緊和《莎拉》交替閱讀

昨天寶貝小薰PO了關於Alexander McQueen的事 我寫了這段:

Brit Insurance Award 2010 Fashion類目辦法了給McQueen 記憶中頒獎典禮有七個類目 都頒發給設計作品對人類和社會有省思和貢獻的設計師 真的好惋惜 我想到McQueen為Bjork97年專輯“Homogenic”設計的造型 瞬間想到的歌是“All is Full Of Love”


Zyan @ 16:35  0 comments

......
Janelle Monáe - Tightrope ft. Big Boi


Miike Snow - Animal

Zyan @ 01:19  0 comments

......

2010年6月9日 星期三

整個下午都在聽Ellie Goulding的《Lights》 專輯
專輯像熱過的刀子切進牛油一樣 不遺餘力的住進我的身體 沒有刺眼的企圖心的音樂



又聽了Hot Chip的專輯《One Life Stand》 下次在繼續仔細聽 這次只是淺嚐即止

Juxtapoz網站上看到目前駐在LA的Jeni Yang的介紹和作品 很有趣

好端端的路 我今天本來一帆風順 下半部的故事卻忽然選擇了迂迴的方式 我果真具備毀滅性

寫了這段文字 標題應該是《時光》 卻忍不住覺得俗不可耐

時光的表面龜裂成縫隙
我不安的將眼睛湊近
豎靜觀察
洩露的天機
像沙子攀附在臉上
我委屈的無法呼吸
瞬間流下眼淚來

我痛恨自己觀察世界的方式 卻開始連痛恨自己的力氣都沒有了
Zyan @ 23:35  1 comments

......

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Panic! at the balcony

我去了MTV ASIA AWARDS。

朋友拿到的票﹐而且是VIP。雖然還有VVIP在當前﹐還有搖滾區Mosh Pit票﹐不過已經很好。VIP區裡有奇怪的uncle和aunty出現﹐看起來像被無辜送票而無可奈何出席的達官貴人or whoever。還聽到背後的uncle在One Republic全場 high翻天表演的時候﹐說了一句:哎呀這種不是我們老人家看的啦。

我和朋友兩人目瞪口呆。

然後半小時後開始目送一些目無表情的老人家們一一離席。

我和朋友再次目瞪口呆。

……

之前想﹐雲頂的場地好像很小﹐MTV ASIA AWARDS喔。到場的時候﹐看到舞台也只有一丁點﹐雖然到場人數的確幾乎座無虛席﹐不過看起來還是像一個成功的本地頒獎典禮的感覺。舞台的搭景和燈光也只是不錯。不過原來我是井底之馬來西亞蛙。後來從電視上看重播﹐畫面真的很好看﹐超級grand。而且有星光閃閃的大牌﹐怕什麼。

是一個分豬肉的頒獎典禮﹐不過大家都玩得很開心。有出席的歌手﹐就知道一定會拿獎。所有的中文歌手羅志祥孫燕姿張棟樑古巨基李宇春都用英文致謝不管英文好不好(當然孫燕姿另當別論﹐新加坡人嘛)。而且眾多中文歌手只有孫燕姿可以表演﹐我對朋友說﹐一定是因為孫燕姿英文最好。

我們其實遲到﹐錯過了 PussyCat Dolls的開場(唉唉唉)。唱得最好是Leona Lewis﹐現場比CD更好聽。One Republic也很讚。Click Five依然偶像﹐Panic At The Disco 依然emo。還有Project E.A.R.﹐由馬來西亞Pop Shuvit領軍和其他東南亞國家的各個代表性Hip hop rock團體跨國合作。幾乎到頒獎典禮要結束的時候我們透過朋友偷拿了搖滾區的票溜進搖滾區(保衛很森嚴)﹐看完Panic at the Disco的壓軸演出《9 In The Afternoon》﹐和歌曲的MV的概念一樣的把銅樂隊和馬戲團都搬上了舞台。

好戲在後頭。我們有after party的票﹐大搖大擺進場﹐先吃一堆因為餓得要死。遇到幾個朋友﹐又認識了很多新朋友。拿著Turbog啤酒我們溜到了一個人山人海的大型陽臺﹐一堆人和凡人和藝人在喝酒聊天吸煙。

雲頂深夜的涼風﹐燈光﹐吵鬧嘻笑﹐酒瓶﹐打碎的酒杯﹐煙蒂。

Panic At The Disco在陽臺上﹐不過大家並沒有Panic at the balcony或Panic! at the balcony﹐像若無其事一樣的寒喧。據說當年出道的時候Panic! At The Disco名字當中的感嘆號在第二張專輯後正式棄用﹐說他們不再emo﹐長大了。不過朋友想和他們聊天﹐才一拍Ryan Ross的肩膀馬上被肥大的保鏢怒目而視和擋駕。我和朋友翻白眼離去。之前已經被Click Five的經紀人擋了一次﹐是我朋友不死心。後來看到如果是女孩子要求合照他們都友善極了。沒辦法。我們兩人頓時互相露出鄙夷的眼神。看到行色匆匆的Jared Leto(當晚主持﹐30 Seconds From The Mars主唱)經過時﹐朋友竟然成功要求合照﹐不過Jared表情非常沒有表情﹐合照後再離去的時候念臺詞一樣的說Thanks guys see ya…。

當場還遇到了MTV VJ Utt和Denise﹐Hit FM DJ Adam﹐著名的blogger Kinky Blue Fairy還有很多。當天回到房間睡覺的時候已經快4點多了。肚子滿滿的是啤酒香檳和紅酒。
Zyan @ 04:09  6 comments

......

2008年8月4日 星期一

My friend Daniel, who's a local in Melbourne, passed me a link to this guy's myspace webpage, and i was immediately hooked!
No puns intended - its a Sydney based DJ and producer, named Hook N Sling, aka Anthony Maniscalco. This track, which is apparently a #1 club hit in Aus currently, called 'The Best Thing', a remake of the classic 80s hit of Boom Crash Opera, featuring the lead vocal of Boom Crash Opera, Dale Ryder (he re-recorded the vocal for this club version, how cool is that).
Mellow but danceable, kinda reminds of me the Swedish duo, Plej.
The best thing i could have got now, when i found myself in the middle of no where. yearning for a glimpse of light, again.



Zyan @ 18:53  1 comments

......

2008年8月1日 星期五



閃閃閃光燈 Click, Flash!

原來我果然對音樂夠敏感﹐人家看《Sex And The City》劇情當中Carrie為《Vogue》雜誌拍的婚紗照而讚嘆不已的時候﹐我卻完全不買Vera Wang﹐Carolina Herrera和Vivienne Westwood的帳﹐耳朵馬上被當時的背景音樂喚醒﹐很專注的聽。雖然不是特別搶耳式的新曲風﹐不過卻爽快明朗﹐和當時Carrie拍照時的喜上眉梢的表情襯得天衣無縫。
結果後來找遍了《Sex And The City》的原聲大碟。
沒有這首歌。
結果向幾個有看這部電影的朋友打聽。結果大家都只記得那些華麗的服裝﹐“oh… I was so into the photo shooting I couldn’t even remember the song…”其中一個朋友答到。暈死。
結果上網調查了一下﹐喔原來是Ciara的新歌《Click, Flash》!雖然大家議論紛紛說感覺有像Fergie的《Glamorous》﹐不過大家的評價都不錯。
Click, flash! 就是拍照啦。歌詞很簡單直接﹐道盡女孩子喜歡被拍得美美的心聲:

“……Click, click, click, flash...
Uh... Ciara...'
Click, click, click, flash
Goes... yeah!

I know you probably think a girl like me is oh, so vain
Because I love it when the camera man screams out my name (uh huh)
He says "Hey girl, look here, turn left, right, up, down, POSE!"
And I feel so beautiful while I'm wearing these designer clothes

I feel so pretty, picture perfect, beautiful (picture perfect, beautiful)
Don't you feel pretty?... Like your putting on a show? (a, a, a show)
And the cameras go...... ”





英雄所見略同啊﹐忍不住想說。
之前寫給丁噹的歌終於開始在台灣首播了﹐詞由廖瑩茹老師(是彭學斌老師以前在台灣的舊同事﹐真有緣份)重新填詞﹐歌名叫《閃光燈》。歌詞講的是現在的女孩子喜歡自拍已經變成一種新的生活態度。
明白了為什麼我說英雄所見略同了吧。雖然Ciara說的是喜歡被拍﹐丁噹唱的是喜歡自拍。
丁噹真的很能唱﹐我覺得這首歌其實不好唱﹐但是丁噹還是游刃有餘得唱得理所當然的好。歌由林邁可老師製作(喔耶好興奮)﹐本來我的版本是更funky house一點﹐不過丁噹的版本是更純粹精練的搖滾舞曲。
耶~~~!爽。和大家分享吧。





丁噹閃光燈
詞﹕廖瑩如
曲﹕陳穎見@口袋音樂
制作﹕林邁可
演唱:丁噹

擺 甜美的模樣
當作巨星快要上頭版
快把心照亮

換 相機最新款
所有配備都要是最強
按 連續的閃光
要哭要大笑全部都釋放

青春要存檔
有天要給某人看 但現在還不想
閃光 瞬間像照亮美好夢想
十連拍閃閃閃

Oh ~ 那是你眼光
Oh ~ 暗戀是否曝光
Oh ~ 每一張都有對象
練習與你對望 練習不怕閃光

Oh ~ 等著你欣賞
Oh ~ 想念就按閃光

愛是魔境 愛是黑暗
快把心照亮

到底誰發明閃光燈補強
為何那麼多人愛那閃亮
打雷閃電大家幹嘛跑光
沉迷其中不怕短暫 啊 ~ 嗚 ~
Zyan @ 18:17  8 comments

......

2008年7月30日 星期三



Cherry Ripe當早餐前菜的早晨我思念Matchbox Twenty和流逝的歲月

今天早上上班之前沒有在家吃早飯(平常媽都有煮早飯的習慣﹐我們是一群健康的小孩﹐low salt low sugar no trans & saturated fat organic food o___o)﹐因為會和老闆和以前合作過project的電視節目製作人吃飯餞行﹐因為她要到Sydney繼續深造了。習慣了吃早飯﹐所以開車去的路上肚子好餓。於是把口袋裡的零食拿出來吃了。那是以前在澳洲唸書的時候最喜歡吃的chocolate bar叫Cherry Ripe。櫻桃和椰絲混合a hint of 蘭姆酒(這是據說)﹐dark chocolate coated的巧克力。妹妹從新加坡公干回來之前在機場買的。新加坡有賣!!下次叫她買十大包回來。真的很好吃啊好懷念的味道﹐上一次吃已經是1年前的事了﹐吃著的時候我想起了以前唸書的時候在上課的時候吃﹐在預備考試的時候在圖書館吃﹐在冬天冷洌空氣裡偎著暖爐吃﹐夏天的時候走在人潮擁擠的St Kilda Beach吃。吃著的時候電臺忽然播了大學時代的歌Matchbox Twenty的《Unwell》。Rob Thomas的聲音還是那樣的讓人顫栗。好懷念啊!我忍不住又放肆的懷念起一切。



Zyan @ 20:52  1 comments

......

2008年7月27日 星期日

Sorry guys i'm back, finally!!! I know... what a shame i've left my blog abandoned for nearly 2 months. I've been quite busy, and it's been a bit of chaotic for the past few weeks i've been juggling few issues at the same time, works, family, friends, me myself. I did actually write up something in between the busy moments but never got the chances to post 'em up here and always I told myself i'm so gonna do it asap but in the end it turned out to be a viscious cycle, the more it's been draggy the less interest i am in doing it. DAMN!
Okay anyway here I am. still busy, packed schedule for this week works bit overwhelming. Since this post is gonna be a short one I would like to post a MV of a band from Salford, UK which i'm so zaelous about currently. It’s The Ting Tings!!! I’ve been contributing articles for 《學海》magazine and here is one of them which I wrote about this kewwllll band. Katie White is SOOOO HAWT!!!!



恨我不在曼徹斯特﹐而且和足球無關

想像一首歌﹐歌詞是這樣的﹐到底是進腦還是惱人呢?

“Imagine all the girls, Ah ah, ah, ah, ah, ah, ah, ah.
And the boys, Ah ah, ah, ah, ah, ah, ah, ah.
And the strings, Eee, eee, eee, eee, eee, eee, eee, eee.
And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Oh. ”

進腦!而且我聽了後說:“喔耶!!!超好聽!”。只怪那天晚上寫歌寫到沒有靈感的時候開始無聊的玩Facebook﹐同樣是音樂愛好者的朋友從msn寄來一個youtube的link﹐叫我看MV。結果一發不可收拾。

歌名是《Great DJ》﹐MV是一個男生和女生﹐不停變幻的螢光色的背景﹐伸手伸腳跳奇怪的舞步﹐歌真的是超級catchy。女生唱歌﹐男生打鼓合音﹐樣子是典型的英國7年級生﹐親切又很酷。他們是來自英國Manchester市隔壁的Salford市的二人樂團The Ting Tings!成員就是女生Katie White和男生Jules De Martino。

據說名字的靈感來自白小姐(我給Katie White的匿稱)以前在服裝店打工時的中國人同事的名字(我猜是婷婷吧)﹐婷婷也說ting ting在中文是亭子的意思(我猜是亭亭吧)。白小姐說他們很喜歡這個名字﹐而且感覺就像有了新的idea的時候﹐“Ting”一聲一樣有一個大燈泡在頭上。所以男生和女生兩個人加起來就是兩個“Ting!”

專輯《We Started Nothing》根本就是一場轟趴。在家裡開大型派對時候播放這張專輯﹐想像Martino在搭好的舞台上﹐一貫的戴著超大的Ray Ban墨鏡打鼓彈吉他﹐White像旁若無人的扭曲肢體和唱歌(或者講話)﹐一定超級high! 開場就encore一樣熱鬧的大合唱著《Great DJ》﹔然後到還有一上榜就拿下英國排行榜冠軍的《That’s Not My Name》大家一起鼓掌一起叫﹔到4月的Ipod廣告當廣告歌曲的《Shut Up and Let Me Go》的時候大家已經把家裡當成演唱會地點一樣﹐跟著鼓點點頭﹐對著guitar riffs上癮﹐隨著仿80年代的new wave pads起舞。據說The Ting Tings在成名前就已經是Manchester市內最紅的私人派對裡的點名樂團。

Arghhh恨我不在曼徹斯特﹐而且和足球無關。派對最後我要聽《Be The One》﹐大家在派對完畢回家之前已經沉沉入睡。
Zyan @ 17:43  3 comments

......

2008年6月6日 星期五

走私一個夢境

我做了一個夢。

夢是怎樣開始的﹐我不記得了。不過恍惚間﹐心情因為一些事情鬱悶﹐一個人像是作一個個人孤單旅行一樣的﹐開車來到了一個山區的小鎮﹐是一個還算頗有名的小鎮﹐人很多。那是一個還算常去的地方﹐是熟悉的地方。

不知不覺中就停了車子﹐一個人慢慢的步行﹐我不記得看到了什麼人﹐不過倒是熱鬧的。記得了窄小的店面﹐牆壁是非常漂亮的綠色﹐櫥窗裡擺了一雙蠻好看的球鞋﹐是我幾年前看過的款式。怎麼現在才擺賣?賣價澳幣90塊。對了﹐原來小鎮在澳洲。我心裡想著。是不是應該買下呢。心裡還用馬幣的對換率算了一下。

不知道怎樣﹐又走開了。應該還看到了餐廳﹐印象很模糊。空氣是冷的﹐不過很清爽。忽然發現﹐車子不見了。我慌張了起來。心裡還想等一下還要開車上山的﹐因為那只是一個座落在半山的小鎮﹐夢裡山上才是我要去的地方。現在車子不見了﹐像被遺忘在不存在的世界裡一樣的﹐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看著本來應該聽著我的車子的位置﹐一徘斜停在路變的車子﹐就是沒有我的車子。路邊積著雪。對了﹐那是一個下雪的地方。不過不太冷。

一路徬徨﹐我遇見了一個女人。像是一個強悍的女人﹐一家之主似的。怎樣遇見﹐說了什麼﹐過程像被快速跳帶一樣閃過。記得和她說起車子不見的事情。她說那就糟了﹐小鎮的閘門﹐通往山頂或下山的閘門下午5點就關了。我即將被困在這個地方一個晚上。當時已經下午4點多﹐天空已經開始灰藍色。我隱約記得錢包裡僅剩的小錢﹐說那我要去找小飯店住宿一晚﹐心裡慌慌的。也不知道怎麼樣﹐又被跳過記憶的﹐已經來到了女人的家﹐看起來我被允許暫住一個晚上。有些舊不過干淨的地方﹐屋子內部像寬敞的城堡﹐盡是大石頭鑄成的牆壁﹐牆上還有火把默默閃耀。

一個女孩子和我說話﹐記憶像收訊被干擾的電臺一樣﹐斷斷續續的我們說了一些話﹐知道了她是女人的女兒。女孩子的樣子異常的清晰﹐鮮明的樣子。我們到了屋外說話﹐傍晚的空氣涼涼的﹐街上的人們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很安靜。在一跳曲折的小溪旁我們躍過一些石子﹐看到了兩隻黑貓﹐黑貓各追捕一隻黑留溜的小老鼠。我不怕老鼠﹐不過也沒特別感動的覺得好可愛﹐或好殘忍因為貓在捕捉老鼠﹐像注視著彫像一樣的我沉默不語。


我醒了。


那是一個我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
那是一個不存在的地方。夢裡讓我以為是在澳洲一個常去的地方﹐實際上﹐沒有這個地方。夢裡的鞋子﹐實際上我完全沒有見過。Not as I recalled。夢裡女孩子的樣子非常的清晰﹐醒來之後還可以馬上當場描繪一幅portrait一樣的記得好清楚。可是﹐我從來沒見過這個女孩子。

小時候﹐我常在夢裡回到一個地方﹐那是一個完全屬於夢境的世界。夢境與夢境之間相連。我像花了整個童年時光的夢境﹐斷斷續續的回到那個地方。那裡有一條在斜坡上的寬敞大街﹐在夕陽裡我忘了和誰一起走著。有一間經常回去的學校﹐學校有一個很大不過有些陰暗的草場。小學被蜿蜒的羊腸小徑包圍。夢裡有一間霸級市場﹐夢裡和家人去﹐還記得到了一層安靜的樓層﹐一個老人在彈奏一臺粉紅色的鋼琴。那個夢境過了20年﹐還是異常鮮明。當時覺得有趣﹐現在想起來﹐還有一些詭異。霸級市場裡有很多很安靜﹐已經關門大吉的店舖﹐樓層與樓層之間得電扶梯亂七八糟的連結起來﹐完全沒有系統可言。常到打電動的部門去﹐不過奇怪的事﹐每一次到的時候﹐都幾乎身無分文。

那個世界﹐還有很多地方﹐高聳的大廈﹐在山頂上的funfair游樂場﹐雖然好像熱鬧不過卻帶著一絲詭異的安靜。還有一條街上搭著帳篷的出口﹐太陽底下空空的﹐有時候會經過那裡﹐那裡有什麼﹐卻不記得。

我時常相信﹐我同事存在于兩個世界裡。醒的時候我在這裡。睡的時候我回到那裡。兩個完全不同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同事時並存。聽起來像邪教似的﹐其實我沒有任何感想﹐也不覺得可怕。只是這樣而已。像穿梭兩個不同的生命。只是照理來說﹐我應該不被允許攜帶著其中一個世界的記憶回到另一個世界。所以很多時候醒來的時候夢忘記了。不過有時候﹐像走私一個夢境一樣﹐我成功逃出了被切斷記憶的切口﹐兩個世界之間的通道藕斷絲連﹐我隱約記得很多夢境﹐我拼湊他們﹐拼圖的版圖越來越大。

夢裡的山坡小鎮﹐就是在那個世界裡。我醒來的時候馬上就知道了。

我又回來了。


Zyan @ 23:53  12 comments

......

2008年6月4日 星期三

波爾斯頓街上的蘋果店

蘋果官網上看到在馬塞諸塞-波斯頓-波爾斯頓街(真是多事的我﹐明明英文就好Massachusetts-Boston-Boylston Street)上的新開的蘋果店分行的照片。一貫蘋果品牌image﹐用簡潔利落包裝的富麗堂皇﹐我也是眾多對蘋果趨之若騖的崇拜者﹐雙眼看得出神。



重點不在蘋果﹐第二張照片里蘋果店置身的大街上寬敞而乾淨﹐灰藍清爽的天空﹐規矩排列的黑白車子﹐窗明幾淨的蘋果店左側的小型公寓底層的霓虹閃爍﹐右側樓下有turquoise色小屋檐的小餐廳﹐樓上是櫥窗里穿上晚裝的mannequins。牆壁的灰白﹐沉默的街燈﹐燈火通明的蘋果店裡像蟻群的人們﹐沒有車子行駛的大馬路斑駮卻一塵不染。好像可以馬上聞到空氣中剛被雨洗刷過的味道。要轉入冬天的氣味。明明是個陌生地方﹐卻像曾經居住過﹐氣氛熟悉得讓人黯然。



我沒有停止懷念過以前居住的地方。更嚮往以後想去的更多地方。
Zyan @ 17:27  0 comments

......

2008年6月2日 星期一

片山恭一《滿月之夜﹐白鯨出沒》村上龍《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伊藤たかみ《捨棄在八月的路上》姚瑞中《流浪在前衛的國度》

安靜的鬧劇之夜﹐蝦子羅勒葉醬意大利面條出沒

週日睡到12點多﹐在家裡流浪幾小時然後和妹帶媽去城里的大型書展﹐聽聞今天最後一天。之前已聽說好幾回﹐媽一直想買書﹐所以就算天氣有一點讓人窒息昏沉﹐還是打起精神去了。

書展是一場安靜的鬧劇。人們像獵食的溫馴草食恐龍徘徊﹐停駐﹐看書﹐徘徊。各個角落發生各個事情﹐播放的歌曲重疊歌曲﹐人們重疊人們﹐緩慢卻沒有停下。

我先到了CD Rama的角落﹐雖然聽說大拋售舊CD﹐可是心想已經書展最後一天﹐好的貨色應該被搶走﹐所以也只是走馬看花。結果不知不覺中從一堆亂成一團的CD裡開始挖掘出一些看起來有趣的CD。有些根本不懂是誰。不過一向來秉持著“專輯封面美的CD一定不會壞到哪裡去”的態度(和“會看書的小孩一定不是壞小孩”的說法異曲同工之秒)﹐所以也沒有猶豫的買下。買了Blur的前吉他手Graham Coxon第五張個人專輯《Happiness In Magazines》﹐YourCodeNameIs:Milo - 《Ignoto》﹐愛爾蘭樂團The Thrills - 《Let's Bottle Bohemia》﹐比利時老牌音樂人Marc Moulin - 《Entertainment》﹐屹立不倒的Sonic Youth - 《The Destroyed Room: b-sides and Rarities》﹐《Saint Germain des Prés Revisité》﹐黃耀明 -《若水》。逛完了CD已經沒有力氣再找書﹐不爭氣的抄了幾本日本小說。日本人的思維方式我很受落﹐奇異而出色的民族。拿了片山恭一《滿月之夜﹐白鯨出沒》﹐伊藤たかみ《捨棄在八月的路上》﹐村上龍《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找死的買了姚瑞中《流浪在前衛的國度》。這些精神糧食夠我頂一兩個月。

晚餐又不甘心的跑回Neroteca﹐一是要介紹媽和妹吃﹐二來要驗證是否食物真的不怎麼樣。結果結局是美好的﹐今天食物都非常好﹐想必那天過來的時候果真因為太多顧客而無法照顧週到。三人share吃。前菜式由燻肉片悉心捲起包著大約一塊橡皮擦大小的意大利Stracchino乳酪方塊﹐乳酪味道清甜﹐據說由疲勞的牛產的奶而製成的Stracchino乳酪含脂肪較高較美味。主食是烤海鮮沙拉配生菜﹐甜椒﹐cherry tomatos﹐和蝦子羅勒葉醬意大利面pesto linguine。吃了pesto linguine忍不住叫了起來﹐這是KL裡吃過最好吃的pesto!羅勒葉basil leaves的香氣一點都不含糊﹐果真像村上兄形容的﹐生活中的小確幸(日文﹐意思是小幸福)比比皆是。甜點叫了Tiramisu和梨子杏仁Noce﹐咖啡今天也做得很好。真不知道那天為什麼食物飲料都遜色好多。今天興奮有如中彩票。

寫完這篇文字﹐已經聽完了Graham Coxon - 《Happiness In Magazines》。耳朵喝醉了﹐快睡。

Graham Coxon - Happiness In MagazinesMarc Moulin - EntertainmentSaint Germain des Prés Revisité
Sonic Youth - The Destroyed Room: b-sides & RaritiesThe Thrills - Lets Bottle BohemiaYourcodenameis:milo - Ignoto


Zyan @ 02:12  4 comments

......

2008年5月30日 星期五

又溫暖又惆悵

開頭先聽歌﹐是Norah Jones在演完了《My Blueberry Nights》以後﹐有了一些感想而寫了這首歌﹐《The Story》。



剛纔深夜開車回家﹐一輛車子幾乎以S字形來開車﹐看起來either是司機喝醉了或者要睡著了。好危險難怪我再想怎麼一直靠過來當我越過的時候。男孩子最喜歡喝醉還開車。無法理解有些人喜歡亂灌酒的習慣﹐完全褻瀆了喝酒的意義。酒不是水﹐不是用來解渴或比賽的道具。

不過倒是想起以前因為大學campus距離市區2小時﹐所以每次深夜開車回家的時候面臨的難題是﹐一個人開車的時候一定會睡著無論多清醒多累﹐因為沒人陪我說話。所以我也非常熟悉S字型的走法。感謝上帝我還活著。記得累的時候開到燈火通明的油站買最喜歡的罐裝冰咖啡來喝。記得累的時候靠薄荷煙來醒神。記得累的時候沒有街燈的高速公路糊成一片黑色。

我終於看完了《My Blueberry Nights》﹐在吃飯得空的時候分段來看﹐隔了好幾個片段來看﹐不過感覺不會不能貫穿。故事本來就分段發生。所以倒也像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觀賞Elizabeth戲裡花了近一年的時間在外流浪和過生活的故事。

當初許多影評紛紛抨擊《My Blueberry Nights》令人失望﹐尤其Norah Jones木屋表情的演技。我反倒覺得過於苛刻。王家衛當初就是希望Jones不需要任何的演技來支撐故事﹐他要她自然。說自然﹐其實倒也真的很自然﹐似乎還可以從影片裡看到Jones的緊張而顫抖。而且因為戲裡所有的大牌﹐Jude Law﹐Rachael Weisz﹐Natalie Portman都是戲精﹐所以如果連Jones也戲味十足﹐我反而覺得應該會有點怪﹐像味道太辛辣的大雜燴。Jones的角色Elizabeth確實木訥﹐我反而解讀成角色本來就如此﹐因為感情裡受傷﹐所以有時候木訥和不善辭令只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式。我們身邊不是也有很多這樣的人嗎?難道高興的時候一定要大驚小怪﹐傷心的時候一定要噴淚嗎。

不過﹐當然﹐Cat Power在戲裡的驚鴻一撇(飾演Jude Law的前女友)﹐果然無可避免的讓大家覺得Jones不會演。Cat Power(原名Chan Marshall)在戲裡﹐真的另人印象好深刻。她的美麗像刀子一樣鑿進你的眼睛裡。非常生動的表情﹐栩栩如生像隨時從記憶裡跳躍出來。

片子裡有一段Elizabeth又要展開下一段旅程了﹐再見了形形色色人之後。背景音樂是Cassandra Wilson的《Harvest Moon》﹐是翻唱Neil Young的歌。歌曲緩緩的出現的時候﹐心有惘然若失的感覺。



x x x x x


看完了吉本芭娜娜的《盡頭的回憶》﹐就像她說的﹐是又溫暖又惆悵的作品。吉本芭娜娜喜歡用簡單的字眼來說明事情﹐可是在暗地裡以抽絲撥繭的方式把故事主角的一點一滴的解開。這兩個星期想到公司樓下的馬來檔吃mak cik的mee bandung的時候就會一個人抱起這本書下樓﹐一邊吃一邊看。

《盡頭的回憶》裡有六篇短篇小說﹐故事表面上看起來都是很簡單的生活裡的瑣碎事情﹐可是卻又有什麼東西或關鍵之類的﹐像暗中閃閃發光的失竊的鑽石藏在裡面﹐起畫龍點睛的作用。而且讀著的時候會忽然有心被揪的感覺﹐不一定是因為當中情結和自己的的經歷相似﹐倒是像故事和自己的心忽然打通了一個通道﹐記憶和故事融會貫通﹐感覺很奇妙。

對《媽—媽!》一文印象深刻。故事說故事主角松崗﹐像冥冥中註定一樣﹐像避也避不了的飛來橫禍一樣﹐在公司的食堂裡吃了被下毒的咖哩﹐結果送院就醫。雖然所謂的毒只是大量的感冒藥﹐而且是公司以前一個因為有失職責的職員被解僱之後不滿而回來進行復仇。事情說小不小﹐上了電視﹐大家都議論紛紛﹐說大也不大﹐松崗自己也覺得小事一庄﹐出院了以後像想企圖證明自己沒事和快速復原而像一直奔跑的電車一樣繼續埋頭工作和過生活。不過松崗開始覺得身體除了奇怪的變化﹐一直很疲倦﹐人沒辦法積極起來。究竟是之前的毒都累積在身體裡還沒排出來嗎?還是是累積在心裡的毒呢?故事牽扯松崗的身世﹐包括早死的父親﹐撫養她長大的祖父母和祖父母從來沒喜歡和提起過的她的親生母親。她說﹐原來累積在身體裡的毒﹐和記憶裡的陰暗角落像糾纏在一起的毒﹐越來越擴大﹐是她自己沒注意的情況下開始支配身體。當然﹐既然是溫暖又惆悵的故事﹐故事還是有讓人流淚的溫暖結局。覺得有機會應該讀一下﹐讀著的時候﹐有可以感同身受的部份。像一個嘆氣等於一個重生的感覺一樣。

x x x x x


看了魚丸小姐的blog(怡嫣﹐我很想叫你的原名﹐不過魚丸太好聽)﹐魚丸說最近一直在淺淺的活著﹐有時候覺得有東西不見了。魚丸啊﹐你終於讓我明白了為什麼最近幾個月我一直有惘然若失的感覺。原來就是這樣。淺淺的活著。我們是不是都在獲得安穩的時候失去了什麼?我們是不是都是寵壞的小孩﹐還在固執的做夢?可是我不想這樣的像蛞蝓一樣的﹐爬過了一道牆壁只留下淺淺的痕跡﹐風干了就沒有了。像《My Blueberry Nights》裡的Elizabeth花了近一年的時間終於風塵仆仆歸來﹐又固執又堅強的表情。像《盡頭的回憶》裡主角們經歷了像暴風雪一樣洗心革面﹐笑著流淚﹐迎接明天。像最近見到去北京唸書放假回禮的契弟Ethan﹐笑嘻嘻的臉上蘊藏著茁壯成長的內在。我3年呆在這裡哲伏著﹐是不是逐漸忘記了那個感覺。

我還在想。

x x x x x


後續。

10.51am。

早上醒來感覺頭還是有一點重﹐昨天的頭痛像退燒的宿醉隱約閃爍。從Josh Rouse官網看到一個住在巴賽羅那的亞裔小伙子自彈自唱Josh Rouse的《Sweetie》﹐嗓音干淨得像一束陽光一樣。聽者聽者的時候身子都溫暖了起來。



Zyan @ 02:29  5 comments

......

2008年5月26日 星期一

Officially 25

一天回來以後﹐就被大家一堆的留言嚇到了。謝謝大家啊﹐你們的留言我都看了幾遍﹐我常和朋友說﹐我是晚上930出生的﹐所以生日應該是從25日930pm算起一直到第二天929pm﹐所以有一種多賺了一天的感覺。真是愚蠢的沾沾自喜 XD

今年的生日﹐平靜而溫馨。星期六晚上朋友為我throw了一個慶祝會﹐說起來因為我和朋友YK說不用鋪張了﹐吃個飯就好。不過我要吃鬼佬飯﹐因為我鐘情於意大利餐。YK介紹了在 Changkat Bkt Bintang 的Neroteca﹐聽說口碑不錯。到的時候﹐雖然已經訂了桌子不過還是需要等幾乎半個小時的時間。客滿的餐廳半數以上是外國人﹐窄小修長的空間﹐根本不像KL市內典型的either簡陋either太posh的裝璜﹐壁櫥都是滿滿的葡萄酒和各式各樣的罐裝食品﹐果醬等。暗紅的大型油畫﹐Neroteca銅製的廚具吊飾﹐一組一打燈泡串成一盞燈﹐想必當時我眼睛閃閃發光。我對YK說這是我在KL找了很久的地方啊。

不過與如此裝璜的比照﹐食物有一點黯然失色﹐倒也不差﹐不過大家expect多了一些。而且女服務生巧妙的讓我們點了昂貴的前菜﹐大家像碰了一鼻子灰一樣的覺得被坑了。一桌子6人﹐隔壁一群看起來像Scandanavians的女生在為一個即將嫁人妻的朋友開單身派對。我們有自己的熱鬧﹐sparkling wine幾口下肚大家開始進入rapture的狀態。YK送了Paul Smith四角褲(真好笑)﹐Money送了Topman最新的T恤﹐Raf送了一頂自從我的Mossimo帽不見了以後一直想找類似的軍用 patrol cap﹐Werner送了H&M的格子腰帶。

幾個高中朋友都記得我的生日﹐在澳洲的心如還真的在12點的時候傳簡訊﹐在紐西蘭的佩敏也在昨天下午在msn上歡迎我進入25歲俱樂部。在倫敦的憶雄特地打了電話過來﹐結果兩個人聊了1小時半接近2小時!幾個月沒聊天哥兒們都嘴癢了。憶雄啊我會快點去倫敦找你的我們要去很多地方玩。憶雄是我中學時代到現在最親近的換帖兄弟。

星期天晚上照例的和家人吃飯。每一次家人吃飯爸都要皺眉頭因為我和妹兩個人嘰哩呱啦起來的時候真的有一點吵。而且媽會加入一起吵。沒辦法啊﹐工作忙的時候雖然同住一屋檐下﹐都幾乎只有在週末和妹妹看到清醒的對方。妹買了綠茶蛋糕﹐裡面蘊藏紅豆﹐是我的心頭好。

下午呆在家因為憶雄的電話來不及去找gary他們喝茶了﹐結果看了之前朋友借的06年的動畫短片《Peter and the Wolf》﹐片子贏得了08年奧斯卡的最佳動畫短片和幾項notable的國際大獎。片子內容其實以1936年前蘇聯的音樂家Sergei Prokofiev當年寫的交響樂童話故事作為藍本。難怪在看的時候覺得音樂耳熟能詳﹐彼特和狼的故事我竟然看完了才知道是經典改編﹐真失禮。是一部跨國際﹐英國-波蘭-挪威合作的片子﹐導演是Suzie Templeton。故事全程依靠原曲的交響樂表達﹐絃樂是小男孩﹐笛子代表鳥叫﹐雙簧管是鴨子﹐號角是狼等。結果竟然在一個叫youmaker(連名字都抄youtube)的網站找到完整的影片﹐可以到這裡看Part IPart IIPart III。這裡轉載片子的片段。鴨子真的好cute。



以往每每到生日總有自以為是的birthday syndrome﹐陷入一種迷惘和深沉的狀態。朋友提議慶生也一概毫無妥協的婉拒。朋友總是不解﹐我說每到生日又是質問和總結自己過去一年的時候﹐總懼怕自己辜負了自己的期望﹐警覺自己一事無成。YK說讓今年成為你的轉悷點吧﹐讓自己去蕪存精。憶雄說時間不等人﹐要快不要再等了。祝我生日很快樂。浴火重生。
Zyan @ 02:17  6 comments

......

2008年5月25日 星期日

每一次生日﹐都有像歷劫歸來的感覺。但願真的是一場重生。


Jason Greenberg - Spire

Zyan @ 02:30  10 comments

......

2008年5月23日 星期五

我的藍莓之夜

終於在凌晨2點的時候做完了一個demo﹐yay!習慣在夜深的時候做demo﹐沒有人打擾﹐清靜得很。是嘗試寫給一個年輕女歌手的歌﹐不過已經過了deadline﹐所以看機遇。歌名是《記得想想我》。之前一個很要好的高中朋友心如終於要回去澳洲念Phd了﹐心中感慨﹐所以寫了這首當成友情的紀念品。

記得想想我
在你孤單的時候
記得那段日子相濡以沫
度過一個又一個寒冬

記得想想我
需要勇氣的時候
期待有一天 我們再見面
在世界任何角落
就足夠

- 陳穎見《記得想想我》
Copyright © PocketMusic


昨天在公司決定呆到很夜因為在寫歌。傍晚的時候到樓下買了飯盒坐在電腦前邊吃邊看影片。之前說過習慣挑影片挑片段來看﹐沒頭沒尾或者看一半也沒關係。終於看了朋友借的王家衛《My Blueberry Nights》﹐雖然評價議論紛紛﹐我懶得管。熟悉的光影交錯﹐香煙氤氳和霓虹閃爍裡我安靜的變吃邊看。窗外的陽光漸漸褪色﹐越見黑暗﹐公司辦公室仿彿變成了戲裡Jude Law開的小咖啡館。

Jeremy (Jude Law飾):這些鑰匙﹐有些人幾天後回來領取﹐有些則幾個月後﹐有些一直都沒有人來認領。
Elizabeth (Norah Jones飾):為什麼不把這些鑰匙丟掉?
Jeremy:如果把鑰匙丟掉的話這些門將永遠鎖上。這不是我能夠決定的事。

Jeremy:那對年輕的情侶天真的以為感情天長地久。
Elizabeth:後來呢?
Jeremy:時間變遷。物換星移。桃花依舊。

Elizabeth:所有事情必有起因。
Jeremy:不一定。店裡的蘋果派和芝士蛋糕永遠售罄﹐無獨有偶的﹐每天毫無例外的留下一個完整的藍莓派。
Elizabeth:為什麼?
Jeremy:沒有原因。(準備丟棄)
Elizabeth:……等一下。我要吃。
Jeremy:(莞荋)

想起以前喜歡吃的澳洲才有的甜棗蛋糕sticky date﹐一定配上香草冰淇淋一球。
看了約半小時﹐停下繼續準備寫歌﹐腦海裡卻一直是Jeremy和Elizabeth兩人對話時的配樂﹐Cat Power的《The Greatest》。



Zyan @ 02:48  4 comments

......

2008年5月21日 星期三

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四川大地震已經10天以後。Yahoo網站新聞說死亡人數已經確定至少4萬﹐預計還有1萬死亡人數﹐3萬2的失蹤人數。每天早上醒來吃早餐的時候媽媽一臉凝重看著鳳凰台的新聞﹐遞給我每天報紙上聳動的headlines。真的很難過。尤其關於陳堅的新聞﹐明明硬撐了三天三夜﹐卻在被救出來之後不到10分鐘就死了。媽說有一解放軍救出一個人的時候﹐發覺已經沒有了呼吸﹐而且雙腿都沒有了。解放軍轉身進入瓦礫﹐把斷肢拿出來﹐跪在死者前把腿接回去﹐還死者完整的尊嚴。大家都掉淚。

之前朋友Raf和我聊起一個朋友最近為情所困﹐我們直覺他庸人自擾﹐不如撇開兒女私情關心地震災情﹐心胸也寬闊。Raf和我share了這段達賴喇嘛的一段話﹐他自覺是近期內最有智慧的一段話。

We can see that there are many ways in which we actively contribute to our own experience of mental unrest and suffering. Although, in general, mental and emotional afflictions themselves can come naturally, often it is our own reinforcement of those negative emotions that makes them so much worse.

For instance when we have anger or hatred towards a person, there is less likelihood of its developing to a very intense degree if we leave it unattended. However, if we think about the projected injustices done to us, the ways in which we have been unfairly treated, and we keep on thinking about them over and over, then that feeds the hatred. It makes the hatred very powerful and intense.

Of course, the same can apply to when we have an attachment towards a particular person; we can feed that by thinking about how beautiful he or she is, and as we keep thinking about the projected qualities that we see in the person, the attachment becomes more and more intense. But this shows how through constant familiarity and thinking, we ourselves can make our emotions more intense and powerful.

We also often add to our pain and suffering by being overly sensitive, overreacting to minor things, and sometimes taking things too personally. We tend to take small things too seriously and blow them up out of proportion, while at the same time we often remain indifferent to the really important things, those things which have profound effects on our lives and long-term consequences and implications.

So I think that to a large extent, whether you suffer depends on how you respond to a given situation.


父親有捐了一些錢﹐還感慨想當義工做一些事情﹐身無分文的我自覺慚愧﹐我們這一代的小孩到底有什麼能力做些什麼。剛收到朋友的呼籲﹐在msn messenger的自己nickname前加一個彩虹﹐為地震災民祈禱﹐風雨後會有彩虹。

後續:內陸的一些大型網站都因為哀悼而把網站set成黑白monochrome。
Zyan @ 16:13  2 comments

......

2008年5月15日 星期四

耳朵想吃冰淇淋

朋友Ben將是一場catwalk的coordinator。

是內衣秀。

我這個外行人第一個問題是﹐在馬來西亞可以做內衣秀嗎?可以﹐如果在飯店ball room辦的show沒問題。如果在購物中心對外開放的show就不可以只是內衣褲了,需要一定程度的遮掩。原來如此﹐還不錯啊馬來西亞沒有我想像中的保守。

他非常頭痛不知道該用什麼音樂當花生騷的catwalk music。

Ben:I went through the CDs I had, I am thinking of techno.
我:Techno…?? Ei super ah beng man. its damn asian lor the gwai lou don’t even do it anymore..
Ben:dunno wor I had this … Steve Aoki album.. pirated one la (-___-). It says its techno, ok mar not bad what.
我:…Steve Aoki does techno meh?……(我也不確定其實) -___-||| deep house or soul house better choice. House and techno shares the same tempo or beat lines but sexier mar.
Ben:but the show needs impact ler.
我:then ar… you see how la.

我自己興致勃勃了一下﹐如果我來開一場內衣花生騷﹐我會選怎樣的mixtape讓大家的耳朵和眼睛一起吃冰淇淋。

”I'll lick your ice cream”﹐Dada feature Sandy Rivera & Trix的《Lollipop》是我的主題曲﹐歌詞是這樣挑逗﹐“and you can lick my lollipop”﹐迷人的露骨。我需要Tong & Spoon打造的質感﹐Calvin Harris大唱我愛女孩子﹐Sneaky Sound System的俏皮﹐我的show除了性感還要personality。Junkie XL迷幻又尖銳﹐女人呢喃you make me feel so good﹐Pnau華麗的復古﹐Peter Bjorn & John的disco mix輕佻的口哨在跳舞。David Guetta當壓軸﹐在歌曲完畢之前我小mix了一段《Lollipop》的口白﹐“ I'll lick your ice cream… and you can lick my lollipop”﹐緊接著David Guetta歌曲完畢的最後一句高呼“This is not a love song!”。

你吃我的冰淇淋﹐我舔你的棒棒糖。

親愛的﹐這不是愛情。

Ah, sexy。

Tracklist:
1. Kleerup & Robyn - With Every Heartbeat (Tong & Spoon Wonderland Remix)
2. Dada feat. Sandy Rivera & Trix – Lollipop
3. Calvin Harris – Girls
4. Sneaky Sound System – You're Hot
5. Junkie XL – You Make Me Feel So Good
6. Pnau – Come Together
7. Peter, Bjorn & John - Young Folks (Punks Jump Up Special Disco Mix)
8. David Guetta – This Is Not A Love Song


Zyan @ 22:14  2 comments

......

2008年5月11日 星期日

五月上旬扎記

今天母親節,母親節快樂。昨天是高中朋友大包和大佬的婚禮,唱K到3點多,送朋友回家后睡死到下午1點。結果媽更遲回家,和一群aunty朋友進行有益身心的活動,在森林保護區里野餐和高談闊論。很久沒有去了。結果本來要帶媽去書店買書,竟然大家拖到傍晚晚飯前才去。拿了村上春樹的《村上嘿荷!》,吉本芭娜娜的《盡頭的回憶》和馬來西亞版《Men's Uno創刊號》。非常好奇馬來西亞版會是怎么樣。為什么馬來西亞版以中田英壽作封面人物呢。馬來西亞沒有很具iconic的男celebrity嗎?中文界的有嗎?(備註:後來知道是因為四個地區﹐台灣﹑香港﹑內陸和馬來西亞的Men's Uno同用中田兄作cover guy)

又快一個星期沒寫東西。其實很多東西要寫,但不知道為什么可以寫東西的瑣碎時間像滑溜溜的鰻魚一樣倏的就游走了,衹看到水面蕩起的波紋。還來不及嘆气就繼續忙碌,吃飯,見朋友,和媽媽說話,睡覺。

音樂倒是一樣的聽,不可以不聽。當年迷戀的Willian Orbit(因為Madonna的《Ray Of Light》專輯和All Saints的《Black Coffee》),終于聽到他2006年發的《Hello Waveforms》專輯。這個鬼才,看資料才知道最近這2年幵始轉戰寫管弦樂。管弦樂!!!……*暈* 媽的電子音樂進化成管弦樂,難怪之前聽他2000年發的《Pieces Of Modern》就想為什么這個人可以易如反掌的把classical music翻轉成電子ambient音樂,果然有跡可尋。這張專輯聽的時候,果然又嘆气了。永遠走在電子樂的尖端,卻又不突兀和尖銳。大家可以上網找來試聽。專輯內比較容易接受的就是feature Sugababes和Kenna的《Spiral》。




因為Jonna Lee專輯《10 pieces, 10 bruises》認識了專輯的制作人Ed Harcourt。之前去檳城玩的時候一路在半夢半醒間迷糊用ipod聽了他也是2006年的專輯《Beautiful Lies》,結果什么都不記得,衹記得像烈酒一樣香醇的記憶。再一次仔細的聽了專輯,Harcourt有一把讓人著迷和心碎的聲音。要形容這張專輯,就是bold and beautiful三個字。Jonna Lee專輯的三支單曲《Dried Out Eyes》,和Harcourt的對唱《And Your Love》和《I Wrote This Song》的MV像從一部黑白片汲取出來的三個片段。覺得Ed Harcourt的歌更适合放進這些黑白片MV里。《Until Tomorrow Then》是我的心頭好!!!




Quickie in Progress, Back in 3 days還想寫很多東西,不過過了一段時間記憶就被時間燒成白白的灰燼,風一吹就散了。我的記憶怎么那么差啊。

記得去看了《一個好爸爸》。還OK。

記得契哥Kenji跟我說他上星期六clubbing的時候差點被一個醉醺醺的女生手上的香煙戳瞎眼睛,幸好衹是小受傷。真是的。連道歉都沒有。女孩子不要那么失態了。

記得星期三的時候Werner生日,在Gardens的Graffi Tee買了一件天藍色的T恤給Wern當禮物,結果想路過Midvalley的D'lish咖啡館帶走咖啡卻發現他們進行3天的短期裝修工程。好失望。Rakuzen一字排開的美食生日慶祝在Plaza Damas的Rakuzen里大快朵頤。我這個笨蛋最喜歡的日本食物竟然是日本咖哩。我知道不辣啊!可是我就是喜歡日本咖哩的香和甜。Rakuzen 的日本咖哩真的太好吃了。Rakuzen的食物真的很好吃。在馬來西亞能找到好吃的日本餐真的不貴不好吃。在墨爾本常吃好吃的日本餐以后人會變得很挑。壽司和刺身不新鮮我宁愿不吃。

記得昨天大包和大佬的婚禮上,當他們兩人笑嘻嘻的走進會場時,其實真的還蠻感動的。難得可以看到一堆老同學衣香鬢影,去接魚丸小姐和陳老師(我現在已經在母校當老師的老同學)的時候,我所認識的兩個女人最漂亮的一次。不過大家也應該是第一次看我穿skinny suit coat吧嘿嘿。

工作忙得進入final stage,老板真的很忙,辛苦了。

寫了一堆,句號吧。

(再次備註:對了前幾天知道賣了一首歌去台灣了﹐是女生的歌﹐不錯不錯﹐要再加油)
Zyan @ 20:14  4 comments

......

2008年5月6日 星期二

衹因Duffy太好聽

Duffy,怪你過分好聽,讓我這几天完全沒有辦法從《Warwick Avenue》抽离。早上醒來就聽,幵車去上班也聽,工作中途休息又聽,去gym狂跑30分鐘聽整張專輯,幵車回家繼續聽,睡前幵著聽到朦朧睡去為止。

衹因Duffy太好聽,掀起的這一陣new Amy Winehouse熱潮里我又認識了Adele小姐。第一打《Chasing Pavements》真讓人著迷。MV更是讓人心碎。從車禍死去的兩人里從頭到尾重演戀愛的歷史,很好看。

衹因Duffy太好聽,這几天都在聽這几首歌曲,從Ray LaMongne的委婉到Jonna Lee對愛情的唏噓,Shack的滄桑到Angela McCluskey的釋怀到Gotye的迷离。那一首再重聽的Feist《Intuition》的現場版,比專輯版本的還要感動得要命。聽了接近2年還是堅持每天晚上睡前聽的Josh Rouse。Playlist最后一首選了Zero 7和低調的Jose Gonzalez。

衹因Duffy 太好聽,這几天的情緒有一點沉淀,想happening也happening不起來。那一天又下雨了,被雨洗過的大馬路真的很好看,風景強烈的resemble起以前國外雨后的景象。我再一次的被回憶打敗了。
Zyan @ 18:13  3 comments

......

2008年5月1日 星期四

看著這支MV的時候,我像一個不知所措的偷窺者,靜觀著她美麗的流淚。



Currently addicted to the track by Duffy "Warwick Avenue", it was officially released as the 3rd single from her debut album "Rockferry". I managed to listen to the song when I was digging her stuffs and looked up the music video through youtube. I was thrilled - it's merely brilliant. I had goosebumps came out when she started to sing. The way she delivered the emotions, through her voice was just beguilingly beautiful. She simply oozed the pain as if she was wailing from the heart. It was really a heartbreaking moment when she started to cry in the video. She's just beautiful. I thought "Mercy" was awesome, but "Warwick Avenue" literally kept me moonstruck. Nice try honey, you are way much better than Amys.
Zyan @ 01:25  0 comments

......

2008年4月27日 星期日

紙內褲. 苜蓿. 排隊買經濟飯的圣誕老人

一個星期又過去了,像密集的訓練一樣我衹記得濃稠的工作和像峰鳥拍翅膀一樣的心跳。偶爾覺得自己不夠專心把時間像寬松的舊內褲一樣越拉扯越漫長,有時又覺得我真的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去完成事情。我對音樂的感受比較深,所以尤其是編曲,習慣先用心感應要做的事情才幵始著手,不是隨便彈一個melody line出來就可以了,那是對音樂的一种褻瀆。不過既然是commercial music的環境,所以……音樂就變成用過隨手即丟的紙內褲。

添油的神手前几天從亂成狗窩一樣的車子后箱翻出還沒有幵封的07年3月份《Junk》雜志。上次去看Club 8和Pelle在KLPAC的巡回演出時候送的。我的生活果然比車子還亂。深夜幵車回家時候把附送的compliation cd丟進時常跳針的唱机里。cd封套上發現有Muxu的歌《Sunlight Through The Window Pane》。Minimal beats和吉他,簡單而舒服。其他的track中所有post rock和grunge的track不到2分鐘就被我跳track,所以再次聽回Muxu的歌。車子幵到家附近山下的添油站准備drive through油站隔壁的McD,看到一部神手停著准備添油。添油的神手看起來像在排隊買經濟飯的圣誕老人一樣,安靜而突出。

剛上網dig了Muxu的資料一下。現在才認識他們果然有一點遲。Muxu名字來自“苜蓿” 的中文字(那應該叫Musu才對啊。。。不知道是不是美麗的錯誤。不过Musu聽起來像牛奶品牌的名字) 。Muxu是馬來西亞的electronica acoustic二人組合。去年發的專輯《Above Us, A Clear Summer Sky》希望近期可以去買來支持。剛去抓了他們去年8月通過Monotonik品牌網上發的,任由免費下載的新ep《Show Us Your Weak Side》。最后一首track 6 《People Running Away》的幵場和貫穿的吉他和弦和蔡健雅《陌生人》專輯最后一首歌《忘了》的interlude美麗的相似,感覺很好。也免費下載了Muxu為葡萄牙團体Norton remix的track《Kersche》。真的很好聽。

MuxuPeople Running Away

一臉几天像盲頭烏蠅的工作以后今天逼自己不做什么寫寫東西也好,結果才几天手指卻有一點生疏。Argrghhh。希望今天晚上可以赶完羅志翔的歌詞。小豬哥唱我的歌!不知道會怎樣。

好,去gym了。

后記:歌詞最后沒時間寫,不知道那個老師會寫。其實事情沒有最后一刻confirm也不知道事情有沒有成形。所以最后才知道有沒有緣分讓小豬哥唱我的歌咯^ ^
Zyan @ 17:25  8 comments

......

2008年4月20日 星期日

密密麻麻的黑色甲蟲

星期天下午回到公司繼續著手自己的project,還是卡在那首electronica編曲。不過事情有了進展雖然衹是一點點。后來窗外下了傾盆大雨,在雨季里出現得毫無突兀。到公司廚房拿水的時候窗外樓下的籃球場淹成一大灘的水洼。一個星期了還在做著同樣的東西的确有一點demoralizing。這几天被篩選剩下的記憶的确personal,記得幵車來公司的路上剛舖好瀝青的馬路沒有划分好lane的黃線上是亂成碰碰車一樣的車子。記得晚上幵車回家時候電台播了阿嶽的《愛我別走》跟著一起唱,然后想起前一陣子也在深夜的的電台惊喜聽到的齊秦的《夜夜夜夜》,所以回憶跟著倒流,感動麻酥的貫穿身子。記得重新聽回Bjork《Verspertine》專輯,是她出道以來最personal的專輯,像冬天在家里冬眠准備燒柴准備三文治的soundtrack一樣。冰島的生活到底是怎樣的,希望28歲以前可以去過一個月的夏天。聽了Racheal Yamagata 2004年的專輯《Happenstance》,好聽。終于事隔多年后擁有了Alex Lloyd的《Distant Light》。早上醒來的時候聽著當年大學時候收音机狂播的《Beautiful》覺得幸福又惆悵。晨跑的時候聽了Goldfrapp新專輯《Seventh Tree》,這次返樸歸真,我反而更喜歡了。Goldfrapp女主唱Alison說專輯名字起因是一次她夢見了一顆樹寫著一個很大的7字。我最近夢見了什么。不記得了。看了西班牙惊悚片《El Orfanato》,果然不錯,由怪雞導演Guillermo del Toro制片,新銳導演Juan Antonio Bayona指導。Marc Jacobs去不成去了星期五在Reiss在Pavilion的分行launch的花生騷。遲到了,show完了以后才以第一盃白酒解渴。剛剛網上看到一則新聞,意大利一個男人在地鐵里全程注視坐在對面55歲的女人,結果被告性騷扰,被罰款40歐元和10天坐牢。我不禁笑了起來。

結果流水帳寫起來變成一堆密密麻麻的黑色甲蟲排列在一起一樣,毫不妥協的樣子。加油了,快點編完這個我要幵始進行下一個remix的project。
Zyan @ 18:19  2 comments

......

2008年4月17日 星期四

在嘗試編自己的東西,做electronica,聽大量的Jason Greenberg, Bjork, Guy Sigworth, William Orbit, Radiohead。真的好困難。在網上閱讀Radiohead當年革命性顛覆曲風的時候做的《Kid A》專輯的幕后花絮,Thom Yorke面對瓶頸時候的困難,寫了16小節的歌以后又丟進抽屜深處又拿出來撕碎。有時候覺得自己一個人做音樂真的很孤單。
想去倫敦進修,希望可以快點去。
Zyan @ 17:23  2 comments

......

2008年4月16日 星期三

Marc哥你何時再來
Marc哥和賤狗Alfred

前几天朋友問星期三得不得空,有一場花生騷在城中舉行。哪里。中華大會堂。中華大會堂…?對啊。什么牌子。呃什么什么jacobs。噢marc jacobs啊我隨口說,當時覺得marc jacobs不太可能在馬來西亞有show。結果第二天朋友說果真是Marc Jacobs!我嚇了一跳。今天,朋友很抱歉說limited invitations,我沒得去了(可是他們几個會去!媽的)。真是悲哀。還聽說轟動到城里所有的模特兒都請假了,我就這樣錯過了城中盛事,真是超級悲哀。雖然我不覺得這個LV背后的男人會親自到場(萬一是真的那真是本世紀最大的悲哀) ,可是我想如果可以去勢必大幵眼界。
Marc哥,你何時再來啊?
Zyan @ 17:57  1 comments

......

2008年4月12日 星期六

面包店再襲擊

今天腦袋放空一天不想想工作的事情。下午到了Ikano去寫東西整理電腦里亂糟糟的文件。msn上照例的nickname會標明我的處在地方,所以寫了Z@Starbucks @Ikano。盈穎敲了敲我,謝謝昨天晚上因為想當昨天最后一個祝她生日快樂的人而祝的生日快樂(11.30時分,感冒的她被我從睡夢中吵醒) 。然后問為什么在Starbucks啊。同一個時間Alex也敲我問怎么在Starbucks啊。我同時回答寫東西咯今天沒有工作。
過了5分鐘。
…………
我才發現我根本不是在Starbucks。
我明明就在Starbucks隔壁的,自己一直很喜歡的挪威面包店The Bakery。我一定是要生病了昏了昏了一定是因為在偷Starbucks的線上網一定是因為坐在靠窗的位子看著Starbucks大大的綠色招牌所以以為我在Starbucks。對不起了Bakery其實你的冰latte是不錯的。
我要幵始注意确保讓自己睡眠充足了。
Zyan @ 17:16  3 comments

......

2008年4月5日 星期六

褐色紙袋.《My Favourite Things》. 維也納炸牛排

村上朝日堂陪同朋友到城里的一個工作就業展銷會,穿過人山人海,失業的人們,騎驢找馬的人們,急需聘請員工的各個商家,大家濟濟一堂。經過了一個參展單位,公司名字是Paper Packaging公司。于是情不自禁的,像反射動作的一樣幵始唱著“… brown paper packages tied up with strings… these are the few of my favourite things” 真是优美的歌。《Sound of Music》里Julie Andrews在大雨的夜里對著圍繞床邊的孩子們唱的《My Favourite Things》。我繼續旁若無人的唱“… green color ponies and crisp apple strudels.. door bells and sleigh bells and schnitzel and noodles..” 最近看村上春樹兄寫的散文雜記《村上朝日堂》里其中一篇寫到,對于炸牛排schnitzel的熱愛。因為在東京難找到好吃的炸牛排所以常點維也納炸牛排(Wiener Schnitzel) 來吃。就是歌里唱的一樣,牛排薄薄的裹上面粉炸得脆脆的+檸檬片+橄欖+熱奶油+面條。

這里沒得吃啊。我沒有再繼續唱了。
Zyan @ 14:30  3 comments

......